当前位置:
主页 > 融资租赁公司 > 融资租赁新闻 >
内容

融资租赁快速发展,成立西部金融中心

来源:上海融资租赁公司注册  时间:2016-11-08 09:11

         10月30日,天府金融论坛在成都召开。随着金融地位的崛起,当前成都正按照“157”整体发展思路,以建设国家中心城市为目标,加快建设西部经济中心、科技中心、文化创意中心、对外交往中心和西部综合交通枢纽。成都提出要抓住“一带一路”建设、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内陆自贸区等重大历史机遇,积极提升资本市场、财富管理、结算中心、创投融资、新型金融等核心竞争力。全力推动西部金融中心建设迈上新台阶,加快构筑与国家中心城市相适应的现代金融体系。
 

         按照规划,预计到2020年,成都金融业增加值将达2000亿元,占服务业比重26%,占GDP比重14%;存贷款规模有望分别突破5.1万亿元和3.8万亿元,在2014年基础上增长近87%;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分别达到350家和420家;上市公司总数达280家;直接融资总额达到5000亿元,占全社会融资比重的50%。
 
中西部领先优势
 
         去年9月,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发布了第七期“中国金融中心指数”(CDI·CFCI)。成都金融中心综合竞争力排名中西部第一,全国第六。这个排名反映了在上海、北京和深圳三个全国性金融中心保持领先的同时,区域金融中心“成层化”发展格局趋于稳定。
 
         成都金融业的优势是有数据支撑的。截止到2016年9月末,全市辖区内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3.24万亿元,贷款余额是2.53万亿元,实现保费收入698亿元,证券交易额5.72万亿元,资本市场累计融资391.4亿元,金融业增加值991.9亿元,GDP比重11.5%。各项指标均位居中西部第一。
 
         不仅如此,成都拥有银行、证券、保险等组织形式齐全、功能完备、运行稳健的金融体系,是西部金融机构数量最多、种类最齐全、开放程度最高的地区。目前已有西南联交所、四川金交所、川藏股权交易中心、成都金融资产交易中心等要素市场,成都还在西部率先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跨国公司总部外汇资金集中运营试点和个人本外币兑换特许试点。
 
         “成为金融中心需要各种各样的条件,成都也具备了很多的条件,我觉得成都的条件是各种条件的综合。”来自美国芝加哥的美国中西部协会执行副会长薛雨川表示,同时成都也存在这样的机遇,就是中国进一步向西部发展的背景。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扬认为,建设好金融中心要从不流动性要素入手,大概分人力资本和人文环境、营商环境、金融部门发展、基础设施、声誉和一般因素等方面。“人力资本和人文环境成都肯定是排在全国前列的,金融机构在考虑进入成都时,这方面一定是优选。”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杨东认为成都面临的重大机遇还有“互联网+”科技,“成都有人才、宜居、经济体量大、基础条件好、民间资本发达,还有非常强的创新能力,我认为成都要抓住人工智能等科技和人才优势,大力发展金融业,成都会成为西部金融中心”。
 
         这些年互联网和金融技术的发展给传统金融市场生态环境带来的改变是非常大的。有时甚至是颠覆性的,能不能够顺应趋势抓住变化,对于成都来说,也是一个机遇。
 
         杨东也表示,西部具有新的机会。“成都具有非常强的创新能力和包容能力,尤其是新金融方面,无论西部、东部甚至是国外,大家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领域位处同一起跑线上,成都在这些领域率先有所布局,成立大的机构或者是交易机制完全能够做到。”
 
         成都的五大行动计划
 
         事实上,对于金融的战略意义,成都很早就给予重视,提出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目标包括建成西部金融机构集聚中心、西部金融创新和市场交易中心、西部金融外包及后台服务中心,从而构成西部金融中心,并取得积极的进展。
 
         很快成都又在“三个中心”的基础上进行了深化,着眼于金融更多地服务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服务国家的“一带一路”战略,提出了打造“资本市场、财富管理、离岸中心、创投融资、新型金融”五大功能。
 
         这也是成都根据建设国家中心城市战略部署,积极顺应现代金融发展趋势,充分利用比较优势差异化发展,对金融中心的战略功能的调整强化,继而开始实施资本市场、财富管理、结算中心、创投融资、新型金融五大行动。
 
         成都提出要努力打造区域性国际资本市场。深化与全国性证券交易所对接联系,依托蓉欧快铁沿线及“一带一路”南线多条经济走廊,实现成都与亚欧知名资本市场在商品期货、证券、股权、债券等领域互联互通,推动支持金交所、蓉交所等交易机构,现有要素市场做大做强,系统谋划重要的交易机构。
 
         不仅如此,成都还提出打造西部重要的结算中心。不断扩大传统离岸金融业务规模,鼓励开展新型贸易、资金结算以及跨境投融资等离岸金融业。
 
         另外,成都更强调差异化的创新发展路径,推进以互联网金融为代表的新金融产业及财富资产管理行业发展。
 
         薛雨川就表示,金融中心成立实际上跟金融创新有很大的关系,芝加哥今天金融中心的地位跟CME在全球地位关系密切,金融期货产生以后,现在CME交易产品里95%以上都是金融期货的产品,如果CME当时还是做农产品交易,可能今天也没有芝加哥这样的金融中心,所以创新是很有意义的。
 
         在财富管理方面,成都是目前整个中西部地区高净值个人总数最高、增长最快的地区。成都与香港、新加坡、法兰克福等全球著名的财富管理中心合作,构建良好的私人银行生态系统。同时,着力完善财税、法制、人居环境以及人才保障等财富管理发展环境,打造西部第一财富管理基地。
 
         成都还要奋力打造中国新型金融先行区。积极争取全国融资租赁设备交易中心、商业保理试点资格和金融租赁等牌照。适时探索科技小贷、信贷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大力发展第三方支付、线上融资、网络保险、移动支付等金融创新业务;积极推动信托融资、产业基金、保险直投等多种直接融资业务;推动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积极发展互联网金融。
 
         李扬表示,成都要想成为西部金融中心,就必须在一些更扎实的基础上下功夫,非流动性的因素、别人不具有的因素要打好基础,来吸引流动性的因素。“成都无疑在全国居于前列,是西南的中心,在西南地区无疑是领先的,所以我对成都的金融中心前景看好。”